六合图库彩库 ?
|
新聞熱線:0598-7222225 E-mail:[email protected]
更多》大田新聞
更多》外媒看大田
更多》公示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大田新聞網 > 文學 > 
潭城堡:三明唯一的圓形土堡
2019-01-28 16:55:12?鄭宗棲? 來源:   責任編輯:   編輯:陳穎昕


冬日暖陽下的潭城堡 (林建偉攝)

圓弧形的外墻

竹制槍孔和瞭望口守護一方平安。

  潭城堡遺存的“奠基石”上記載有建筑時間和建筑者等信息。

  沿著堡內毛石塊砌置的臺階,可上二層跑馬道。

高聳的碉式角樓

二層門亭與土堡跑馬道渾然一體。

潭城堡跑馬道


    

●本報大田記者站鄭宗棲文/圖
  潭城堡,是大田縣尚存的具有較大規模的40余座土堡之一。該堡建于大田縣廣平鎮棟仁村。
  福州大學建筑學院教授李建軍多年來一直研究整理有關福建土堡的歷史資料,在其著作《福建三明土堡群》中寫道:潭城堡屬三明境內發現的唯一的圓形土堡。潭城堡的外墻保存相對完整,堡身高12米,圍墻外圍323米,外徑65米,內徑55米,墻厚10米,為單層實腳結構,壁上設環形走馬廊,堡前主門邊遺存有一座附屬碉式角樓。站在這座土堡前,人們會被它那古樸、雄渾的氣勢深深打動,仿佛走進了歷史的長河。那么,在這斑駁的土墻后面,是否蘊藏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圓形土堡:與山水繪出太極圖案
  在一塊類似于奠基石的石碑上,記載著有關潭城堡建造的有限文字。古堡位于銘棟河畔龜坂,始建于明朝萬歷年間,為棟仁村鄭氏先祖鄭尚所筑,與銘溪村的龍會堡相望。鄭尚,號鳳山,為鄭氏遷居棟仁后的第16代孫,曾任廣東巡按使,立過大功三次,小功七次,升文林郎欽賜恩榮大柱國。鄭氏是棟仁村現在人口最多的族群,宋高宗時期有鄭氏先祖移居四十四都銘溪中坂,其子鄭陽昇就上坂后埕開基稱為上官,其玄長孫鄭辛七重建上官堂,建三房厝一座,鄭辛七被尊為棟仁鄭氏鼻祖。
  鄭氏后人介紹,潭城堡建造的具體情況,在族譜或其他材料中沒有過文字記載,但土堡歷經400多年的滄桑歲月,如今依然雄偉矗立,令人感嘆。
  大田土堡特別講究風水學,依山就勢,與周圍山水完美融合,錯落有致,如明代山崗類型的琵琶堡,清代山坡類型的安良堡。無不例外,潭城堡的建筑也特別考究。
  廣平鎮銘溪村、棟仁村合稱“銘棟”。站在高山之巔,遠望銘棟盆地,銘溪溪流猶如一條巨蟒將盆地一分為二,分隔出近似太極圖案“S”形空間。
  這里的地勢山形決定了潭城堡的建造風格,坐北朝南,偏西南方向,背靠“雙乳峰”,遙對文峰山。圓形土堡恰好位于太極的重要部位“陽極”,顯示出“道術奇異穩固”之勢,占據盆地的心臟,使得建筑與傳統風水觀巧妙結合。在危機四伏的年代,生存和防御是第一需要,而圓形土堡似乎更有利于集體的團結,同時,圓形土堡防御性好,能省地省木材,并且能容納更多的人,成為了民眾躲避災難的最好家園。
  太極,中國古代哲學用以說明世界本原的范疇,物極則變,變則化,所以變化之源是太極。這種太極觀念迷離恍惚看待萬事萬物的現象和本質的人生態度,在建筑土堡的設計理念中得以體現。
  建筑特色:突出防御功能
  突出其防御功能,這是大田土堡群建筑特色。潭城堡主門前,銘溪由東南向西北“L”形半圍堡門,恰似天然的護城河,緊緊守護著土堡。潭城堡屬于水田類型土堡,在西北和東北方向原有寬闊的水田,增強了土堡防御功能。可以想象,陡峭的臺地加上高大的堡墻,讓人高不可攀,當外敵來范時,這泥濘的水田是最天然、最有效的屏障。
  土堡的防御功能也體現在修筑的每一個細節之上,別具匠心。土堡主門不高,約有兩米之余,拱頂上方有一排5個向下的斜孔,這是用以護著堡門的。土堡四周為夯土墻,足有12米之高,在冷兵器時代,可防難攻,主門和輔門是整個土堡防御功能較弱的地方,這5個斜孔可用火銃打擊靠近門洞的破門之敵,或用堡內井水澆滅匪寇的縱火。
  進入土堡主門,便可感知土堡墻體的厚重感,它似乎通向一個不為人知的世界。與土堡門洞相連的是木柱和屋架構筑的兩層門亭,門亭與土堡二層跑馬道渾然一體,上下庇護著堡門。也許正是因為特別的建筑結構,主門開口不大,內圓外方,在夏日有習習涼風穿門洞而過,是個納涼的好地方。
  土堡之所以有別于土樓,主要體現在結構布局上,土堡之內精心設計了一組主體建筑群,建筑群外再筑有一道圍護土墻,而這墻體卻不承重,其主要功能只是為了防御。沿著土堡毛石塊砌置的臺階可上二層跑馬道,跑馬道為夯土,略顯簡陋。走在跑馬道上,可以看到有無數的竹制槍孔和瞭望口,這些設置與其他的土堡無異,分布在堡門、角樓等各個角落,或傾斜或平放,可以從不同的高度、角度、方向進行弓箭、槍支射擊。
  方窗、斗式跳窗的防御設置,也是極為巧妙。在一周堡墻相對等分處,各安裝內外大小一致的大型方窗,遠可瞭望來犯之敵的動靜,可探身出窗大聲喊話,近可瞬間出窗射擊靠近土堡的敵人,同時還可以臨危應變出逃,呼喚援兵。斗型條窗,是以防御為主、采光為輔的設施,內寬外窄便于射擊時左右調節,上下滑動機動打擊,無戰時采光通風樣樣具備。
  站立于瞭望口之內,探出目光,可找尋到外面的世界——當匪患來臨之時,堡主把堡門關閉,城堡內外是否會籠罩著一股恐怖的氣息,讓人幾乎窒息呢?
  鄭氏后人介紹,潭城堡四周原建有4座碉式角樓。這些角樓不是與土堡主體同一時期建筑的,而是修筑于清末。增修角樓的初衷主要也是為了防御,清末匪患無窮,長年雄踞一方,占地為王,欺軟怕硬,讓老百姓生活苦不堪言。為了加強防御,鄭氏后人在土堡四周各修建一座角樓,樓高三層,四方懸山頂,穿斗結構,收分較大,遠看去像塔狀。角樓第三層高出堡墻,站在此層放眼四周,堡內外情況一目了然,建立了多個方向、上下垂直防御與打擊網,增強了土堡防御360度無死角。
  文化遺存:在歲月中閃光
  角樓的修建據說還有一個說法,土堡被銘溪“L”形環繞,后人擔心鄭家的財富和福氣直接被潺潺流水沖到了下流,于是在土堡四周各修建角樓,就像“鼎”一樣鎮住財富和福氣。
  傳說無據可考,但是先民們乞盼平安祥和的美好愿望,最終因土堡的修筑得以實現。鄭氏老人介紹,400多年來,土堡是否遭遇過大規模匪患不得而知,但在上世紀初,曾遭受過盧興邦匪部搶掠燒殺,民居被燒毀多座,而民眾躲藏在土堡之內,長達數日,卻是安然無恙。
  土堡之內原建有一至三層的墻屋,中軸線上建有下堂、中堂、后堂,依墻一圈建有幾十間的房子。下堂的左邊有一口大水井,以及石臼等生活起居設施。上世紀50年代,作為社部辦公,拆去堡內堂屋,80年代又修建三層磚混結構的樓房,一直作為村部沿用至今。而那4座高聳的角樓也陸續被拆除3座,只留下土堡的主門東南側那座一直守護在歲月里。
  堂屋和角樓的拆除,現在看來是一種遺憾,萬幸的是,外墻沒有被拆除。在被稱為“千堡之城”的大田,更多的土堡甚至連原本蓋在圍墻上的瓦礫都沒了蹤影,土堡拆除改造成了良田、生產隊、公社、學校。時光流逝,這些土堡最終只在漫漫歲月長河里悄然掠過,消失于記憶里。
  潭城堡經歷400多年,依舊矗立。在這國泰民安的好時代,民眾再也不需要土堡的防御功能與意義,在每一個人心里卻多一份期望,期望土堡的未來有一份溫暖幸福的歸宿。


?
六合图库彩库 意大利pk拾 电子竞技外围投注网站 最科学多码复式倍投方法 分分彩破解软件 信博彩票的网址多少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 棋牌赢钱游戏 网上重庆时时彩怎么样? 新时时彩一星稳赚技巧 广东11选5赚钱计划